從顱內高潮到掃黃打非:被玩壞的ASMR到底是啥

2018-10-11 來源:安全豹作者:安全豹

大家是否有聽說過ASMR

國內稱之為“顱內高潮”

本意是指“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”
聽起來好像有點復雜

但僅憑“高潮”這倆字

就已燃起了豹哥的興趣


ASMR前世

    回想一下:當你挖耳時,是否會感覺到頭皮似有微電流通過般酥癢,而后身體完全放松,并伴有心情的愉悅?還可能會發生在按摩、理發、耳語,舌舔等等情境之中,這種感受,就叫做ASMR,它是一個用來描述感受的詞。

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
    在維基百科中,它的中文譯名叫做“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”.簡單來講,就是通過模擬各類自然聲音,去刺激身體部位,讓人產生愉悅和放松的感覺。由此我們可以知道,在原汁原味的ASMR視頻中,聲音永遠是主角。不管是哪一種聲音,你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帶上耳機靜聽。而屏幕上的畫面是男是女、站著躺著,這些都不重要。“每當壓力過大,我就會失眠,但失眠也會反過來會加重我的壓力。ASMR就像一劑安眠藥,能夠讓我在輕松愉悅中慢慢睡著,我很享受這種被聲音按摩的體驗。”這是大多數熱衷ASMR音視頻的用戶普遍感受。ASMR的出現,最初的用途是為了助眠和釋壓。


ASMR的發展軌跡


    2007年,一位ID為“okaywhatever”的21歲網友在醫學資訊網站SteadyHealth上發起了一篇名為《Werid Sensation Feels Good》(一種舒服而奇怪的感覺)的帖子,介紹了從兒時起他經歷的那些特別的感覺。這些感覺通常是由看似隨機的、毫無關聯的事件引發的,比如指尖滑過皮膚,聽別人講一個故事,或者看一場木偶表演。


    2010年2月,住在紐約的網絡安全專家詹妮弗·艾倫在自己家中的辦公桌上鋪滿了便簽紙,不斷推敲合適的名稱,想要描述那種“舒服而奇怪”的感覺。她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個名為ASMRgroup的群組,開始推廣自己對“這種感覺”的定義,這個“純凈”的定義獲得了大量的支持,ASMR(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)逐漸成為描述這種感覺的統一術語。后來在溫徹斯特的雪蘭多大學,生物制藥科學教授Craig Richard對世界各地近兩萬人進行了調查。


    數據顯示,四分之三的受試者使用ASMR視頻來幫助他們睡眠,三分之一說視頻可以幫助他們“感到放松”。再后來因為ASMR有明顯治療失眠和釋放壓力的功能,越來越多的ASMR音視頻出現,并使用專業錄音設備增加真實的效果和帶入感。


人頭錄音專業設備


    為了給觀眾的耳朵重新展現那種真實的安靜的環境,ASMR的制作相當苛刻。國外的知名ASMR制作大師都會購買專業的“人頭錄音”設備。

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

ASMR傳入中國

    2014年夏天,ASMR被加拿大籍華裔Richard_Price引入中國,在國內最早是起源于B站,而后才在其他直播平臺興起。2016年,在羅振宇的深圳衛視跨年演講“時間的朋友”中第一次以社群的形式提到ASMR,被形容為是“聽好聽的聲音”。然而,ASMR從傳入中國到被禁封,僅僅用了4年時間。ASMR為何被禁?


被迅速色情化變成福利視頻


    ASMR最先是在B站上出現,B站作為二次元門戶網站,很多UP主都是COS的愛好者。而個別UP主在制作ASMR視頻時,會按照觀眾的要求,穿上暴露的COS服裝來表演。與色情元素相關的事物從來都不缺流量,這就使得越來越多的ASMR主播,為了搶奪流量,不惜把ASMR變成軟色情。

(B站截圖:來源于網絡)


    雖然國內ASMR起于B站,但卻興盛于各大直播平臺。由于利益驅使,ASMR的本意被極端曲解,成了一種打著直播的擦邊球。在ASMR的直播中,主播利用各種性暗示的行為,包括以心跳,變裝,口腔音,舔耳朵等方式吸引觀眾,跟金主交換禮物(變現),并引導觀眾/聽眾購買衍生的情色視頻等內容,顯然,這些方式是最奏效的。


    今年6月開始,全國“掃黃打非”辦公室約談網易云音樂、百度網盤、B站、貓耳FM、蜻蜓FM等多家網站負責人,要求各平臺大力清理涉色情低俗問題的ASMR內容,加強對相關內容的監管和審核。

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
被利用來進行灰產


    經過國家網信辦的約談,很多直播平臺都會對視頻內容進行審核和監管,ASMR在多家平臺和網站被封禁,在各平臺搜索ASMR基本已經找不到相關內容。

(某FM平臺搜索截圖)


    然而,ASMR被引入國內后,就開始了野蠻生長。隨著直播的崛起,國內ASMR的內容開始加速畸形化,并迅速形成一條寄生于直播、QQ群、各網盤等之間的灰色產業鏈。主播直播尺度太大,很快就會被封,但若表演中規中矩,就得不到流量。為了平衡這兩種局面,很多主播會在正常直播之余,錄制一些大尺度的偽ASMR視頻,并在直播中放出已創建好的QQ群號碼,引誘平臺粉絲轉移至QQ群,通過付費的方式,進行色情視頻的售賣。

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
    一旦有觀眾加群,引導性的付費服務就會出現:“刷10個卡10個視頻”、“1個飛機20個視頻”、“1個火箭40個視頻”。其中卡、飛機、火箭在直播平臺對應的價格分別為60元、100元、500元。這種“辦卡加群”的手法,繞開了平臺的監管,使得大尺度偽ASMR視頻開始在網盤鏈接等渠道中大肆擴散。

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
    而隨著線上ASMR的全面封禁,線下的ASMR資源,竟然開始漲價了。那些坐擁資源的群主,從1個G的試看視頻,縮短到了不超過5分鐘的試看視頻;從9.9元打包,并且買一贈一的價格,漲到了29-59元不等;態度也更加強硬,以全員禁言,且加群后三天未付費購買,就會被踢出的方式,維護自身利益。


    即便如此,ASMR資源買賣的熱度還是只增不減,而騙局也隨之增多。很多騙子會換上與ASMR主題相關的頭像,以相對較低的售價吸引客戶,一旦有人上鉤詢問,騙子就會熱情的發一些視頻截圖和目錄截圖,最多也就是一個幾分鐘的試看視頻。一旦客戶發了紅包或轉賬,就會立即將其拉黑,換個頭像繼續行騙。

6


    原本用于放松、助眠的ASMR,火了之后卻被軟色情附體,成為了不法分子斂財的工具。面對這樣誘惑性套路,金山毒霸安全專家提醒:切勿被美色沖昏頭腦,遇到資金交易時,應理性對待。同時建議網民電腦、手機安裝安全軟件,如金山毒霸、獵豹安全大師,可識別各類色情網絡詐騙,如黃色釣魚網站,虛假交友軟件等,防止上當受騙。

安全豹 微信公眾號






nba什么时候开打